网站首页 | 加入我们 | 企业邮箱
甩卖11家公司 云南城投管理层同步“地震”_房产
时间:2021-03-08 人气:
 

近期,云南城投动作颇多。在宣布将旗下11家公司打包“甩卖”后不久,公司的多位高管相继辞职。

日前,云南城投披露信息显示,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杜胜,副总经理谭正良、吴涛三人因工作调整于12月11日辞职。辞职后,上述三人将不再担任云南城投(含下属公司)任何职务。

孔薇然将接任杜胜担任云南城投总经理一职,经其提名,许斐将担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李扬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任期皆为三年。同时经云南城投董事会提名委员会审查通过,拟同意孔薇然担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

对于云南城投来说,2020年算得上是多事之秋。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管理层“三进三出”或意味着云南城投战略发展规划的进一步推进。

8名高管离职

云南城投在2019年年报中曾言,2020年公司将构建“文化+土地+开发”、“旅游+土地+开发”及“康养+土地+开发”的三大业务板块,并继续推进向产业地产商全面转型的战略目标,实现公司“瘦身健体”、提质增效和持续健康发展。

此次上任的总经理孔薇然是云南城投集团的一名“老臣”,其曾在公司集团投资规划、大健康、养老、医疗投资、体育产业等多领域担任负责人。从这个角度来看,孔薇然的经验与其战略发展规划十分契合。

Choice东方财富数据显示,包括杜胜等人在内,今年以来云南城投共计有8名高管离职,且大部分都集中在下半年。如2020年6月,云南城投董事长杨涛因工作原因申请辞职;7月,副总经理童一松因个人原因辞职;10月,监事会主席莫晓丹因工作调整申请离职等。

在这批高管离职前,云南城投于4月30日披露公告称,经云南省委、省政府研究决定,免去省城投集团卫飚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任命杨敏担任省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据了解,2019年7月,保利集团与云南省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参与省城投集团层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卫飚即经保利集团推荐而来。在外界看来,卫飚的免职是保利集团退出云南城投混改的征兆。而此后一系列的人员变动,都与云南城投战略规划相关。

甩卖旗下11家公司

记者注意到,上述云南城投的战略规划中提到了“瘦身健体”一词,此前该公司出售旗下11家子公司的计划或许就是为了贯彻“瘦身”的标准。

11月28日,云南城投披露公告称,调整原定计划出售所持有的苍南银泰置业有限公司等18家子公司股权事项,将天津银润、奉化银泰、成都银城、台州商业、杭州西溪及杭州银云6家标的企业从交易方案中划出。

信息显示,上述6家标的企业涉及云南城投的商业房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融资(下称“CMBS”)。根据CMBS的相关条款约定“上市公司丧失任一项目公司控制权”,即触发CMBS终止条款,需要提前偿还借款,涉及兑付资金约67.79亿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

由于云南城投预计无法按计划取得CMBS持有人同意修订上述终止条款,且偿还CMBS款项的其他融资替换方案尚在审批过程中,为避免造成延后等不利影响,加快推进重组进程,云南城投拟将上述6家标的企业暂时保留于公司。

另外,考虑到本次交易完成后,云南城投尚持有包括宁波奉化银泰城、西溪银泰城等商业物业项目,为便于运营管理,拟将云泰商管暂时保留于公司。

一番权衡调整后,云南城投拟出售标的企业变更为11家,交易对价则调整为30.09亿元。云南城投称,公司拟将本次交易收回的价款用于偿还债务和补充流动资金,以降低资产及有息负债规模、优化资产结构、节约资金利息支出、减轻经营压力,增强公司市场竞争力。

上述交易的受让方需要向标的企业提供借款解决其所存在的债务问题。截至2020年6月30日,各标的公司应付云南城投及其下属公司的债务共计约141.04亿元。标的公司作为债务人,由云南城投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的项目担保总额共计67.21亿元,云南城投及其关联方担保比例对应的实际担保余额为59.15亿元。

根据云南城投控股股东省城投集团董事会决议,省城投集团将指定全资子公司康源公司按照不高于经有权限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备案的标的股权评估结果参与竞买云南城投本次转让11家标的股权。

未有好转的业绩

另外,上述11家标的企业大多数都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只有杭州云泰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下称“杭州云泰”)实现了连续盈利,有5家标的则连续亏损。并且,2020年上半年,也仅有杭州云泰净利润为正,其余10家标的企业皆出现不程度的亏损。

事实上,云南城投的盈利水平一直不高,2019年开始转盈为亏。Choice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云南城投分别实现营收97.70亿元、143.91亿元、95.43亿元;其同期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2.44亿元、2.64亿元、4.91亿元。

2019年,云南城投实现营收62.48亿元,同比下跌34.52%;实现亏损27.78亿元,同比下跌665.35%。该公司称,受金融监管政策收紧及公司原董事长事件影响,公司新增融资额及销售回款主要用于保障金融机构还款,后续开发资金不足,导致2019年公司部分项目未能如期竣工结转,房地产开发销售收入降至38.4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8.81%。

进入2020年后,云南城投依旧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前三季度,云南城投实现营收37.05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0.39亿元。该公司第三季度新开工面积为17.58万平方米,同比下降61.64%;竣工面积7718.29平方米,同比下降43.78%。

最令云南城投头疼的应该是债务,整体来看,其债务增速远超业绩增速。Choice东方财富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云南城投的负债分别达到572.27亿元、699.89亿元、758.48亿元、833.25亿元。

截至2020年9月30日,云南城投资产负债率为95.53%,流动比率0.92,速动比率0.1,期末现金余额12.63亿元,短期借款余额则为21.44亿元。

(责任编辑:刘朋)

   
上一篇:房贷利率最低4.65% 多家银行年前停放款_房产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